请记住本站域名 bbxx55.com

请记住本站域名 88vvhh.com

公公与儿媳

时间:2019/9/18 0:14:28

.
星期六,早上我醒来,伸个懒腰,身边老公早起了,正在做早饭,看着他忙碌的身影,我的心里有一丝内疚,
感到对不起王申,也曾想断绝和那些人的关系,可每当被那些人搂抱抚摸时,又屈服了,我想自己已变成了十足的
淫荡女人。想到这,我烦躁地摇摇头。


他端着做好的早餐摆在餐桌上,来到卧室内「:洁,吃早餐了,起来了,,,」我慵懒地说道「:嗯…我要你
抱我…」他看着我的媚态,忍不住亲吻我湿润的嘴唇,我也烈地回吻,他手伸进被子,在我身上游走,我浑身又麻
又痒,一股欲念涌上心头,环抱着他的脖子,亲吻了一会,他离开我说「:我今天约好同事要加班,中午不回了,
我先走了,起来后你自己吃吧。」说完走到客厅,从柜台拿了几百元钱就走了。我知道他这是又要打麻将去了。


饭后,我无所事事地呆在家里,打开电视无聊地看着。


王申的父亲,我的公公,叫王乙,今年55岁,秃顶,身体强健,喜好渔色,刚退休,在郊外买了幢房子,由于
夫人体弱多病,所以请了个保姆顾,今天看夫人气色不错,就打电话来说要看看儿子,可是只打了我老公的手提,
老公忙着打麻将就没告诉我,悲剧由此产生。


由于在家里,我只穿了件白色透明的吊带睡裙,连乳罩和内裤都没穿,电视里正播放一部爱情片,主人公大胆
的情爱表演又勾起了我的性欲,我撩起裙摆,一手抚摸着,一手抚摸着阴部,心想要有一条大来操,多好啊,正当
我瞇着眼睛在自慰时,门铃响了,从猫眼看去,我看到高义一人站在门口,便欣喜地打开门,他进屋后反手把门关
上锁好,搂着我一通狂吻,我热烈地回吻,热吻过后,我说「:你真大胆,也不怕我老公在家,进屋就抱着人家乱
吻乱摸。」他嘿嘿笑道「:我知道他不在家,我碰到他了,」


「哼…我的高大校长…你知道人家老公不在家还跑到这来干嘛…」我娇媚地说。


「嘿嘿,当然是看我的宝贝美人了。几天不见想死我了…快来」他说完急急地把我抱到沙发上,「嘿…内裤都
没穿…小骚货…是不是想我了…」把我裙摆撩到腰际,他匆忙脱掉衣裤,露出粗长涨硬的大。


「呸…谁想你了…人家在家就喜欢着样穿着嘛…」我水汪汪的媚眼盯着大。咯咯一阵浪笑,他双手把我白嫩的
大腿高举扒开,头伏在我胯间,伸舌舔着略湿的,先是把两片大阴唇含在嘴里吸吮,而后伸舌进入阴道,在阴道肉
壁间搅弄,我呻吟着,不一会就流出,「别舔了…好痒…噢…呀…好舒服…好人…快…快用你的插我…」他也忍不
住了,站起身,双手撑着我的大腿,大卜滋一声顺着应声而没,只剩两个卵蛋在外面,在大一蹴而就时,我满足地
吁了口气「:哦…你的越来越大了…轻点…啊…啊…噢…轻点…大好大…坏蛋…那么用力…想操死我啊…噢…」我
一边淫声荡语一边耸动肥美的大屁股迎合大的抽插,嘴里虽然叫轻点,实则希望他越用力越好。


王申家,大的天,门窗紧闭,窗帘也拉下来了。客厅沙发上,白洁一条腿跪在沙发上,脚上的拖鞋掉落在沙发
上,肉乎乎的脚曲着低在枕垫上,另一条腿半曲站在地板上,脚上还穿着粉红色拖鞋,双手扶着沙发扶手,头低着,
乌黑的秀发遮住娇俏的脸,裙摆撩到胸前,肥美雪白的大屁股向后高高翘起,迎合由后而来的抽插,白洁知道高义
最喜欢这种姿势,弄的多了,也就知道怎样迎合大鸡巴,这不,白洁正向后耸动扭摆雪白的肥臀,大鸡巴插入时肥
臀向后一翘,大鸡巴抽出时则向前一耸,还扭摆几下,配合非常默契,时间力度拿捏得非常准,这不是短时间就可
以的,而是要长时间的磨合才能达到如此默契。


高义跪在白洁后面,双手抚摸着白洁雪白浑圆的大屁股,大鸡巴在骚穴里出出入入,连带着引出一股淫水,滴
在沙发上。


「:哦…骚货…骚穴真紧呐…挨了这么多大鸡巴操…还这么紧…啊…哦…大鸡巴操得怎么样…骚货…舒不舒服
…」


「:噢…噢…大鸡巴好大…操得我好舒服…你真会操逼…」


「:怎么样…比你老公能干吧…哦…骚货…我操死你…」


「:噢…呀…你轻点嘛…你要操死我啊…噢…你比我老公强多了…用力…操死我算了…」白洁淫荡地扭摆着身
子,由于撞击,雪白的肥臀荡起一片波浪,白嫩的大奶子也前后晃荡。高义双手抓住不停晃荡的大奶子揉捏着,下
体大鸡巴依旧用力地抽插粉嫩紧窄的骚穴,一时间大鸡巴抽插骚穴的卜滋声,肉与肉啪啪的撞击声,高义的淫笑声,
白洁的浪叫声,充斥了整个客厅,使之更显淫靡。「:啊…啊…不行了…我要来了…快…用力…」随着一股淫液喷
涌而出,白洁无力地趴伏在沙发上,高义知道白洁来了高潮,慢慢拉出湿淋淋的大鸡巴,把白洁的身子翻转过来,
脱下睡裙,伏在她身上,大鸡巴再次插入紧窄粉嫩的骚穴,大力操干,白洁被操得淫声连连,两条白嫩的大腿紧紧
夹住高义的腰,双手在空中无力地挥舞「:噢…大鸡巴…好有力…好舒服…操死我了…」终于,在白洁的浪语淫
声中,高义也达到高潮「:哦…啊…我不行了…要射了…」白洁由于一直在吃避孕药「好和其他男人淫乱」不怕怀
孕,所以说「:射吧…射在里面…」「:哦……」随着高义一声吼叫,一股浓精直射白洁花心,白洁被浓精得花心
乱颤,一股淫精随之而来,再次达到高潮。激情过后,俩人互相搂抱亲吻,高义对白洁的肉体迷念之极,不停地亲
吻抚摸。「:宝贝…你真迷人…真想天天抱着你操…」白洁腻声道「:好了…又不是没玩过…人家不知让你玩过多
少次了…先洗个澡…大坏蛋…弄得人家浑身汗腻腻的难受死了…」高义哈哈笑着抱起白洁向浴室走去。


我的家,大白天,门窗紧闭,窗帘也拉下来了。客厅沙发上,我一条腿跪在沙发上,脚上的拖鞋掉落在沙发上,
肉乎乎的脚蜷缩着抵在枕垫上,另一条腿半蜷缩地站在地板上,脚上还穿着粉红色拖鞋,双手扶着沙发扶手,头低
着,乌黑的秀发遮住娇俏的脸,裙摆撩到胸前,肥美雪白的大屁股向后高高翘起,迎合由后而来的抽插,我知道他
最喜欢这种姿势,弄的多了,也就知道怎样迎合大,这不,我正向后耸动扭摆雪白的肥臀,大插入时肥臀向后一翘,
大抽出时则向前一耸,还扭摆几下,配合非常默契,时间力度拿捏得非常准,这不是短时间就可以的,而是要长时
间的磨合才能达到如此默契。


他跪在我后面,双手抚摸着我雪白浑圆的大屁股,大在里出出入入,连带着引出一股,滴在沙发上。


「哦…骚货…骚真紧吶…挨了这么多大操…还这么紧…啊…哦…大操得怎么样…骚货…舒不舒服…」


「噢…噢…大好大…操得我好舒服…你真会操…」


「怎么样…比你老公能干吧…哦…骚货…**死你…」


「噢…呀…你轻点嘛…你要操死我啊…噢…你比我老公强多了…用力…操死我算了…」我淫荡地扭摆着身子,
由于撞击,雪白的肥臀荡起一片波浪,白嫩的大也前后晃荡。他双手抓住我不停晃荡的大揉捏着,下体大依旧用力
地抽插我粉嫩紧窄的,一时间大抽插的卜滋声,肉与肉啪啪的撞击声,他的淫笑声,我的浪叫声,充斥了整个客厅,
使之更显。


「啊…啊…不行了…我要来了…快…用力…」随着一股淫液喷涌而出,我无力地趴伏在沙发上。


他见我来了高潮,慢慢拉出湿淋淋的大,把我的身子翻转过来,脱下我的睡裙,伏在我身上,大再次插入紧窄
粉嫩的,大力操干,我被干得淫声连连,两条白嫩的大腿紧紧夹住他的腰,双手在空中无力地挥舞,「噢…大…好
有力…好舒服…操死我了…」


终于,在我的浪语淫声中,他也达到高潮,「哦…啊…我不行了…要射了…」


我说「射吧…射在里面…」


「哦……」随着他一声吼叫,一股浓精直射我花心,我被浓精得花心乱颤,一股淫精随之而来,再次达到高潮。
激情过后,我们互相搂抱亲吻,不停地抚摸。


「宝贝…你真迷人…真想天天抱着你操…」


我腻声道「好了…又不是没玩过…人家不知让你玩过多少次了…先洗个澡…大坏蛋…弄得人家浑身汗腻腻的难
受死了…」他哈哈笑着抱起我向浴室走去。


浴室里,我蹲在他胯间,正津津有味地舔吃着他的。经过舔吸摸弄,又变得粗硬涨大,「宝贝……来干一下…」
他说着拉起我,我念念不舍地离开大,还饶有回味地舔了舔嘴唇,吐出几根阴毛,他一手扶着我的腰,一手举起我
一条大腿,坚硬的大对准紧窄的嫩一蹴而就,我几乎站立不稳,忙伸手搂住他的脖子,淫声荡语连连:「大好大…
老公…亲老公…你好会操…啊…噢…好舒服…用力…」干了一会,我们都觉得挺累,我说「我受不了了…到客厅继
续干吧…」


「骚货,等下有得你享受的…」他抽出湿淋淋的大,抱着我走进客厅。


客厅里的沙发上,我们的浴袍和衣服凌乱地散落着,他仰躺着,我趴伏在他身上,耸动雪白美丽的肥臀,白嫩
的大一上一下磨擦着他的胸,粉嫩紧窄的紧紧含住大吞吐着,丝丝淫液顺着大流到沙发上,弄湿了一大片。他紧紧
抱住我肥美的大白屁股用力往下体按,我则发出阵阵消魂蚀骨的呻吟。


正当我们操得天翻地覆正起劲时,开门声不合时宜地响了,随后另我吓得花容失色的声音响起「小洁,你在做
什么?」


公公那热可灼人的眼光正紧盯在我身上,高义拿起衣服就冲了出去。奇怪的是公公没有阻拦,也没有追出去,
而是一直盯着我的裸体。我赶紧用浴袍裹住身体说:「爸,我先进去换一下衣服,一会再和您解释。」


他呆呆的说:「好」,然后居然跟了上来。


当我们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卧室时,也不知我是因为公公就紧跟在我背后,还是因为被捉奸的紧张,明明是在相
当宽敞的空间里,我竟然就在要转身走入书房的那一刻,冷不防地一个踉跄,撞到了自己的梳妆台,只听一阵乒乓
乱响,台上的瓶瓶罐罐倒了一大半;而一直就跟在我身后的公公,连忙伸手扶住了我站立不稳的身躯,并且在我站
定身子之后,公公便扶着我坐在化妆椅上说:「撞到哪了?有没受伤?快让爸看看!」


虽然撞到的桌角不是很尖锐,但我的右大腿外侧还是被撞红了一大块,那种麻中带痛的感觉,让我一时之间也
不晓得自己到底有没有受伤,我只好隔着浴袍,轻轻按揉着撞到的地方,却不敢掀开浴袍去检视到底有没有受伤,
毕竟撞到的部位刚好与会阴部同高,一旦掀开浴袍,公公必定一眼便能看到我的下体,所以我只好忍痛维持着女性
基本的矜持,压根儿不敢让浴袍的下摆再往上提高,因为那件浴袍本来就短得只够围住我的臀部。


但公公这时却已蹲到我的身边说:「来,白洁,让我看看伤的如何。」公公说着,同时已经伸手来要把我按在
浴袍上的手拉开。


这样一来,我立刻陷入了两难的局面,因为我既不好断然地拒绝公共的关心,却也不想让他碰到自己的大腿,
然而一时之间却又不知如何是好,所以当公公拉开我那只按住浴袍的右手时,我也只能期期艾艾地说道:「啊……
爸……不用……我不要紧……等一下就好了……」


公公放胆地将他的食指伸入我的肉缝里面,开始轻抠慢挖、缓插细戳起来,尽管我的双腿不安地越夹越紧,但
他的手掌却也越来越湿,他马上低下头去吸吮我已然硬凸着的奶头,他先是温柔地吸啜了一会儿,接着便用牙齿轻
佻地咬囓和啃噬,这样一来,一直不敢哼出声来的我,再也无法忍受地发出羞耻的呻吟声,我的双手紧紧摀住脸蛋,
嘴里则漫哼着说:「哦……噢……天吶……不要这样,你叫我怎么办啊?」


公公听到我殷殷求饶的声音,满意地松口说道:「白洁,我这样咬妳的奶头爽不爽?要不要我再用力一点帮妳
咬?」说着他的手指也加速挖掘着我的秘。


我被他挖得两脚曲缩,想逃避的躯体却又被公公紧紧侧压住,最后只得一手扳着他的肩头、一手拉着他蠢动着
的手腕,呼吸异常急促的说道:「喔,。不要……求求你……轻一点……唉……噢……这样……不好……不可以…
…唔……哦……你赶快停……下来……哦……噢……你要理智点……啊……」


他只顾埋首在我的酥胸上面,配合着他手指头在我秘内的抠挖,嘴巴也轮流在我的两粒小肉球上大吃大咬,这
次攻击展开以后,我知道了他的厉害,我紧张地两手抓住地毯,漂亮的指甲深深地陷入毯子的纤维内,随着我体内
熊熊燃烧的燎原欲火,我修长的雪白双腿开始急曲缓蹬、辗转难安地左摆右移,俏脸上也露出一付既想抗拒,却又
酖溺于享受的淫猥神色。


我诱人的胴体,白里透红、玲珑有致、凹凸分明,令他由衷地赞赏道:「喔,白洁,我的心肝宝贝!妳是我这
辈子见过长得最美、身材最棒的女人!」


而这时的我满脸馡红、迷蒙的双眼含羞带怯地望着公公,终究还是未发一语,只是轻咬着下唇,羞答答地把俏
脸转了开去;而他迅速地翻身而起,当他脱掉身上的睡袍时,我发出一声惊讶的轻呼,原来他根本没穿内裤,那乍
然光溜溜的身体,让一直偷偷用眼角余光看着他的我,心头立即又是一阵小鹿乱撞,原来,公公是有备而来!而且,
他的胯下之物看起来是那么大一支!!


他得意地蹲到我的脑袋旁边,将自己那根已勃起约七、八分硬的大,刻意地垂悬在我的鼻尖上,并且拉起我的
右手,把我那只细嫩优雅的柔荑,轻轻地按在他的上面,然后握住我的手,带领我帮他打起手枪;我把脸侧了开去,
不敢面对眼前这个已经六十二岁的男人,但我握住阳具的那只手,却是愈握愈紧,套弄的速度也逐渐加快。


接下来公公的一句话让我彻底崩溃:「你从了我,刚才的事我就不告诉王申」我只好主动而热烈的帮他着,我
感觉到了手中的大越来越胀也越变越粗,甚至到达了我无法一手圈握的粗硕程度,我大吃一惊的转头羞涩地盯着公
公的大阳具好几秒钟,然后才倒吸了一口气,说道:「喔,。你的……怎么这么粗……这么长……这么大一支啊?」
说着我用力套弄了几下,接着又忍不住地赞叹道:「噢,好大!……真的好大……!」


我既然已经敢正眼打量他的大,就表示我已经放下身段,不会再拘泥于公公与媳妇那层关系,也侧面地答应了
公公的要求。他会意地跨坐在我身上,把他那根足足有七寸多长、龟头比高尔夫球还大一圈的,置放在我的乳沟中
间,然后缓慢地耸腰扭臀,开始在我身上打起奶炮;我则双手主动挤压和搓揉着自己丰满的双峰,拚命想用自己的
两粒大肉球夹住公公粗长的肉柱,而我那对早已水汪汪的大眼睛,也大胆地睇视着那颗不停从我乳沟中穿透而出的
紫色大龟头。


公公更进一步地抬高屁股,奋力冲刺起来,经过这次角度的调整,他现在只要一往前顶,他的大龟头便会碰撞
到我的下巴。他紧盯着我的双眸说:「告诉我,白洁,妳喜不喜欢?」我含情脉脉地瞟了眼下的巨根一眼,便不好
意思地把眼光转向旁边,我虽未回答,却又故意不自觉地再度舔着嘴唇,这看似自然的动作,无疑刺激了公公,他
往前移动身体,同时把我的双手压在膝盖下面,形成他硬挺的大就贴在我的鼻尖上,而我娇艳的脸蛋也被夹在他跪
立的双腿之间,然后他握住自己的肉柱,先是用大龟头轻轻磨擦和点触着我的下巴和脸颊,直到我又窘又急地摇摆
着脑袋,一付受不了被他折磨的模样时,他才把他的大龟头静止在我的鼻孔下方,而我也闻到大所散发出来的浓郁
味道,我偏着头想闪避,但公公双腿一夹,我的臻首便被固定在公公的阴囊下方;这时候无处躲藏的我,水汪汪的
凄迷双眼中露出一股火辣辣的灼热光芒,大胆地凝视着公公暴出淫光的那对三角眼。


我虽然涨红着娇靥,但却乖巧而轻柔地吐出含在口中的肉块,开始仔细而用心地由他的马眼舔起、接着热烈地
舔遍整具大龟头,然后我的舌头转往龟头下方的崚沟舔舐,看着被我舔得亮晶晶、水淫淫的大龟头时,不禁乐不可
支。受到了莫大的鼓舞一般,我更加卖力地左右摇摆着我的臻首,从左至右、由上而下,还着实耗费了好大的功夫,
才辛苦地完成了这趟任务。


突然,他制止我说:「来,白洁,妳爬上床来,爸要和妳玩69式。」


我乖巧地爬上床去,两脚分开跪趴在公公上面,我一边继续服侍着公公的和阴囊、一边毫不保留地将我的神秘
地带整个暴露在公公面前,公公发出啧啧称奇的赞叹声说道:「喔,白洁,妳的浪怎么长的这么小、这么漂亮啊?
我这辈子还没见过生得像妳这么美丽的骚呢!」我听到这种淫秽至极的赞美,不禁轻扭着香臀。


我早已欲火焚身,他却只是贪婪地爱抚着我雪白诱人的结实美臀,也不再答腔,脸开始吻舐起我的大腿内侧,
每当他火热的唇舌舔过秘处之时,我的娇躯必定轻颤不已,而他也乐此不疲,不断来回地左右开弓、周而复始地吻
舐着我的两腿内侧,只是,他的舌头停留在秘口肆虐的时间一次比一次久,终于让下体早就湿漉漉的我,再也忍不
住地喷出大量的。


他忽然大嘴一张,火辣辣地将我那粉红色的秘整个含进嘴里,当他猛吸着那潺潺不止的时,我便如遭蚁咬一般,
不但嘴里唏哩呼噜的不知在喊叫些什么,整个下半身也疯狂地旋转和颠簸起来,那一泄如注的大量阴精,霎时溢满
了他的半张脸庞,而喷洒在他嘴里的,散发着我身上那份类似茶花的特殊体味,他开始贪婪地吸吮和吞咽着我不断
奔流而出的,并且卖力地用他的唇舌与牙齿,让我的高潮尽可能地持续下去,直到我双脚发软,从嘶叫的巅峰中仆
倒下来,奄奄一息的趴伏在他身上为止。


公公并未停止吸吮和舔舐,他继续让我沉溺于被男人舔的快感中,忽然,他翻身而起,变成男上女下的姿势,
然后又迅即匍匐在我的两腿之间,当他把脑袋钻向我的下体时,我竟然主动的高抬双腿,而且用我的双手将自己雪
白而修长的玉腿反扳而开,露出一付急急于迎合男人插入的曼妙淫态,但他先是把脸凑近那依旧湿淋淋的洞,仔细
地观赏了片刻那窄小的肉缝和大小阴唇以后,再用双手扳开阴唇,使我的秘变成一朵半开的粉红色蔷薇,那层层叠
叠的鲜嫩肉瓣上水渍闪烁,更为那朵直径不足两寸的秘之花增加了几许诱惑和妖艳;公公由衷地赞美道:「好美的!
好艳丽的啊!」


说罢他开始用两根手指头来探索我的洞,他先是缓慢而温柔的去探测阴道的深浅,接着再施展三浅一深的抽插
与开挖,然后是指头急速的旋转,直到把我的浪逗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小黑孔之后,他才满意的凑上嘴巴,再度对着
我的下体展开更激烈的吸吮和咬囓;而这时我又是气喘嘘嘘的哼哼唧唧不已,我大张着高举的双腿,两手拚命把他
的脑袋往下按向我的秘,我努力弓起身躯看着公公在我胯下不断蠢动的头部。


他听着我如泣如诉的哀求,手指头依旧不急不徐的抽插着我的阴道,舌头也继续舔舐着阴唇好一会儿之后,才
看着我那又再度泛滥的秘、以及那颗开始在探头探脑的小阴核说:「要不要我再用嘴巴让妳再高潮一次啊?」


「喔,不、不要再来了!」我带着哭音说着。


公公突然跪立而起,凝视着我那哀怨的眼眸片刻之后才说:「告诉我,白洁,妳被几个男人干过?」


正被熊熊欲火燃烧着的我,冷不防地听见这个叫我大吃一惊、也叫我难以回答的私秘问题,一时之间也怔了怔
之后,才羞惭而怯懦地低声应道:「啊?……你怎么这样问人家?……这……叫人家怎么说嘛?」


一看我没有正面回答,公公立即将大龟头顶在阴唇上轻巧地磨擦起来,这一来我马上又被他逗得春心荡漾、潺
潺。


他大龟头往洞口迅速一点之后,马上便又退了出来,这种欲擒故纵的手法,让亟需大纵情耕耘的我,在乍得复
失的极度落差下,急得差点哭了出来。


公公吻着我的耳轮说:「快告诉我,妳总共被多少男人干过?」


这时的我再也顾不得什么矜持与自尊了,心浮气燥、欲念勃发地搂抱着公公说:「禽兽不如的李教授是自己的
第一次……阿申以后是我的校长高义,就是刚才你看到的那个人。然后是王申的校长赵振及王局长……」


「啊……」


「以后还和孙倩的弟弟东子……」


「啊……」


「在火车上曾被拎包贼……我同事李明,高义的儿子高小坡。


还和高义一起参加过……聚会……那个男人叫祁健。


你将是我的……第十一个……男人……」


听到这里,公公再也忍不住了,他腰部一沉,整支大便没入了我那又窄、又狭的阴道内,若非我早已泛滥,以
他巨大的尺寸,是很难如此轻易挺进的;而我也如斯响应,一双修长白皙的玉腿立即盘缠在他背上,尽情迎合着他
的长抽猛插和旋转顶撞,我们汗流浃背的躯体终于紧密地结合在一起……不知换过了多少个姿势、也数不清热吻了
多少次,我们由床头干到床尾,再由床尾跌到床下继续翻云覆雨,然后又爬回床上颠鸾倒凤,一次次的绝顶高潮、
一次次的痛快泄身,让我原本激烈的呻吟和高亢的叫床声,已经转变为沙哑的轻哼慢哦。


公公毫不客气地和我进行着肛交,拼着老命奋力的驰骋,这次他打算射精在我的菊蕾内,这样,我的三个洞便
全都被他射过精了!


当他终于痛快地发射在我的肛门深处以后,我们湿淋淋、赤裸裸的胴体,亲蜜而恩爱地交颈而眠,在他沉沉睡
去以前,还听到楼下客厅传来的咕咕钟声——下午五点!换句话说,他至少整整奸淫我超过了六个小时。


也不知睡了多久,我忽然醒来,发现公公已经口吐白沫,他竟然精尽而亡,死在了我的床上!


【完】

/p>